全球资源共享平台

The platform for global resource sharing

首页 >> 公告

后疫情时代经济发展:三人谈

2020-09-15 10:18:42    来源:长城共享

是.png

国家领导人著作总编辑、中国出版第一人、长城论坛总顾问方建文博士;国家发改委国家优质项目审查委员会常务主任、中国国际商会投资委员会主席、香港国际投资总会主席余延庆;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副会长、智慧工程院常务院长、长城论坛秘书长夏岳,就后疫情时代中国经济发展与应对策略举行“长城论坛三人谈”。

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肆虐全球,给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消费需求不振和临时经济休克致使很多企业难以维系,中国政府和中小企业如何应对?

方建文:我这次列席全国两会,着重提及如何救治和帮助中小企业发展。在减税方面要继续执行下调增值税税率和企业养老保险费率等制度,新增减税降费约5000亿元。以前出台的本年度6月底到期的减税降费政策执行期间全部延长到今年年底,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所得税缴纳一律延缓到明年。在降低企业运营成本方面同样有所提及: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再延长到明年3月底,对普惠型小微企业的贷款尽可能地向下顺延,对其他困难企业的贷款协商延期。降低工商业的电价、宽带和专线平均资费降低15%;减免国有房产租金,鼓励各类业主减免或缓收房租,预计全年为企业新增减负超过2.5亿元。

余延庆:本次扩大政府投资既要拉动消费回升,同时又着重强调要推动经济发展方式加快转变。政府工作报告强调,未来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新一代信息网络,拓展5G应用,建设充电桩,推广新能源汽车,激发新消费需求、助力产业升级;继续推动新型城镇化建设,加快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并通过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等多项形式扩大有效投资。

夏岳:从企业的视角来看,本次疫情是加速企业经营信息化、数字化整合的过程。许多服务型企业可以借助互联网和物流的基础,革新商业模式。企业要提升危机意识,主动适应不断变化的外部环境。经济周期表现为繁荣与衰退的周而复始。

余延庆:面对当前全球经济不确定的环境,特别是各类风险和危机频发,企业要完善应急预案,保障企业在特殊时期下的生产、经营和管理等流程平稳运行,增强企业抗击风险能力。在信息技术不断更迭提升的背景下,企业应当积极搜寻消费者新的需求动向,开拓蓝海战略,探索新商机、新行业、新机遇。疫情也是市场实现优胜劣汰竞争机制的一部分,在疫情中得以存活的企业在未来的行业发展中也能获取更多的市场份额。

方建文:中国拥有近14亿人口的大市场和4亿多中等收入群体。伴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生活质量的不断提高,消费水平也将不断提升。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最终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达到 76.2%。通过合理的消费引导和企业在供给端的升级转型,中国的内需可以成为长期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动能。如此规模巨大的市场,全世界独一无二。以中国经济的体量,未来必将涌现出更多世界500强企业。

余延庆:各地政府部门不遗余力地规划开发、招商引资造就了中国在基础设施产业体系方面的绝对优势,这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国内劳动力成本上升带来的成本劣势。作为制造业大国,中国拥有世界上最为完备的制造业产业链。通过优化营商环境,改革机制体制,政府在规划开发中打造具有竞争优势的产业集群。

夏岳:新冠病毒的全球蔓延,对于全球经济发展以及全球环境带来了很大的改变,增加了一个巨大的不确定性。我们应当思考人和自然的关系,思考人和人的关系,重新思考个人、企业的价值取向,物质生活固然重要,但在生命面前,财富、权力都不值一提。

方建文:今年从地方两会到全国两会的报告,中都可以发现“夜经济”再次成为热词,被列入各地2020年的经济发展规划中。国家政策一再强调促进消费扩容提质,用文旅融合、夜间经济、小店经济等作为实体经济发展的指导,激励政策更层出不穷;同时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消费复苏和增长,“夜经济”和“地摊经济”也将成为对冲疫情影响、提振全球信心的激活剂。

余延庆:从今年以来,外部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明显的显现,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的预测,全球一些主要经济体经济都会出现比较大的萎缩。全球第二季度的贸易额比第一季度下降了26.9%,当然这里面其中肯定有对中国重大的影响,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虽然我们内心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但是我们外向型特征是非常明显的,中国的国际贸易总的规模占了GDP超过三分之一,中国的经济外向性是非常强烈的,当外部的需求、外部的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显而易见对中国的经济会带来非常重大的影响。

夏岳:新冠病毒这场疫情当然是人类社会一个巨大的灾难,所有国家的政府都应该认真对付这场人类的灾难,但有时候也会给一些国家的经济政策带来重大的变化。过去都是基于全球分工,全球有一个产业链条,突然发现中间断的的确有时候感觉到他们带来了很大的风险。像口罩,一些国家口罩生产严重不足,面对新冠疫情,要是口罩不足这风险巨大,包括呼吸机等等跟公共安全有关系的产业,他们就思考如何完善一个国家的供应链或者是产业链,以确保这个国家在重大危机时候的安全。这实际上会加速逆全球化的进程,经济全球化是基于全球的分工,追求比较利益形成的。

方建文:未来几年,我们会遇到重大的挑战,这个挑战是世界各国、各个新兴经济体发展这样一个阶段都会面临一个共同挑战:就是中等收入陷阱。今天下半年中国经济进入一个正常状态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当然比以往可能还是会稍微差一些。

余延庆:很多新兴经济体在发展的过程中,都在一个时期里面进入了发达国家的水平,但有的是没有挺住,又回来了,才有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的概念。这个陷阱怎么样跨过去?从中等或者中上等收入国家成为一个高收入国家,这是一个巨大的跨越,它的跨越对于你的发展模式、你的制度安排、你的创新能力、你的人力资本等等都是巨大的挑战,因为它会提出新的要求,如果你在这些方便难以使经济可持续的话,实际上也是问题很大的。前面我们都有经验可以总结、可以借鉴,要成功的跨越我想我们需要做一些重大的改革。